2020光伏十大猜想
本文摘要:这世界,永恒的不变,就是变。对于光伏产业,借用《大话西游》的经典台词,也许,我们猜中了开头,却未必能猜中结局。颇为难熬的2019已经过去,扑面而来的2020,我... 关键字:光伏产业 光伏政策 补贴拖欠。
2020光伏十大猜想

  这世界,永恒的不变,就是“变”。

  对于光伏产业,借用《大话西游》的经典台词,也许,我们猜中了开头,却未必能猜中结局。

  颇为难熬的2019已经过去,扑面而来的2020,我们依然会如此的“南”吗?基于对光伏2019的观察和总结,笔者对光伏2020做出十大疑问,或者说十大“猜想”,欢迎大家一起探讨、拍砖、留言。

  一:到底是什么在阻碍光伏发展?

  当我们,当全球各种研究和咨询机构,当各路权威专家为光伏鼓与呼,并乐观预测十四五,以及未来10年、20年,光伏产业发展的巨大空间时,我们却一次次发现,这个光明行业的阻碍因素依然无处不在。中国光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不得不承认,面对传统能源,我们依然是弱小的。最近一两个月发生的一些热点事件,再次提醒光伏人,行业要发展,更要全方位分析问题,甚至更要“跳出光伏看光伏”。

  比如,华能集团榆林伊当湾光伏项目的争议与调查,“建光伏电站砍了10万棵树”等传言,依然会让很多非业内人士,对光伏行业产业极多误解,非正面的公众舆论依然会长期影响一个行业的美誉度,影响其长远发展;又比如,去年底,某省能源局“2020年光伏保障收购拟安排900小时,其余全部参与市场化交易!”的《意见稿》引起行业巨大争议。

  再比如,当我们乐观的预计到2050年,光伏在全国发电总量中的占比能达到35%甚至更高的时候,不少传统能源的权威人士“愿意”给出的答案却是1.5%—3%。这是多大的差距?

  以上类似案例不胜枚举,综合来看,当我们在高呼“煤炭已死,光伏永存”时候,光伏的发展实际上依然阻力重重,任重道远。

  二:光伏政策还要等,等,等?

  等,对于光伏人而言,终究是煎熬和痛苦的——特别是政策。

  智汇光伏的王淑娟老师总结说,“等,用来总结2019年国内光伏行业的状态,似乎再恰当不过!”1月—4月等指导电价,1月—5月等竞价政策,6月—7月等竞价结果,我们等补贴解决方案,我们等隔墙售电放开,到了年底我们又到年底又等指导电价。

  2020年,我们还需要再等吗?

  去年11月底前,国家能源局就2020年光伏的管理政策已经开了6次征求意见会,当时有消息称,12月份就可以将正式稿发出来。然而,最终等来的还只是征求意见稿。众所周知的是,文件中几个刺眼的“X”,也透露出国家能源局的无能为力。

  想起有位龙头企业的掌门人2019年曾和黑鹰光伏说:“常言道,一年之计在于春,但你说这春天都过了大半了,光伏的春天在哪里?你说这政策.......”

  光伏人最怕什么?不怕吃苦,不怕投入,不怕技术问题,不怕任重道远,就怕政策的突发或无限延迟。政策如老牛慢车,犹抱琵琶半遮面,让你望眼欲穿。2020的光伏政策,我们会不会又一次等得花儿都谢了?

  三:三角债能否缓解?

  “531”后至今,很多光伏企业活得很难。

  新能源行业庞大的“三角债”规模就是就是证明。

  黑鹰团队曾统计发现,不只光伏,风电的三角债规模也旗鼓相当。

  一些列数据显示,压在新能源企业身上的债务大山还在加速膨胀。

  其一是,截至9月末A股83家风电、光伏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及票据规模达2148.68亿元,约同比增加了56.08亿元。应付账款及票据规模为2177.85亿元,略高于应收款规模,很多行业巨头将应收账款压力向上游供应商转移。

  其二,截至9月末这83家新能源公司长短期借款合计为2690.29亿元,而它们拥有的货币资金总和为1435.84亿元,两者存在1254.45亿元资金缺口。

  其三,40家新能源公司资金净值为负数(存在资金缺口),14家企业资金净值更是在负10亿元以上,这里面出现多个行业巨头的身影。

  产业加速洗牌之下,已有不少企业陷入经营困境或者陨落;“活着”的不少企业,也面临着巨大的偿债压力,部分老牌巨头都发生了债务逾期,甚至部分企业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扑面而来的2020,新能源行业的“三角债”问题会得到缓解吗?

  四:补贴拖欠能否有效解决?

  补贴拖欠,这已经是个老问题了,是让无数光伏企业揪心焦虑的问题,也是让新能源行业出现巨量“三角债”的主要原因。

  去年12月底,国家能源局下发的相关意见稿中,暂未明确2020年度补贴总额、户用补贴额度分配以及竞价指导价和户用补贴强度。

  国家电投超过300亿、三峡超过100亿、中广核超过150亿元、协鑫新能源90亿元……补贴被拖欠在数亿元的光伏投资企业比比皆是,不仅是民营企业,就连一些“财大气粗”的央企都数次在相关会议上呼吁主管部门想办法为补贴拖欠找到一个解决的口子。

  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受补贴拖欠所累,这是一场事关“生死存亡”的考验,2019年频繁的电站交易印证了这一点——为了生存下去,民营光伏投资企业不得不通过变卖资产的方式获取现金流;对于这些电力央企来说,在背负数百亿元的巨额补贴包袱之后,其相关负责人也在年终述职时无法交待。

   据光伏們的报道,目前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基金的征收总额仅能满足2015年底前已并网项目的补贴需求,“十三五”期间90%以上新增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补贴资金来源尚未落实,截至2018年底,电价补偿累计缺口达2331亿元。中国可再生能源补贴拖欠已经给光伏投资企业带来了数千亿元的“应收账款”,整个行业不堪重负。

  2020,补贴拖欠的问题,能否缓解,能否有效解决?估计,还是“南”!

  五、强势扩张和投资会否继续?

  一面是不少企业部分产能的停产,一面是不少企业的强势扩产。这是光伏2019的一大“奇观。”

内容聚焦